历史教学
      天津古籍出版社 |  资料库 | 在线阅读 | 专题讨论 | 在线投稿 | 会员特区 | 常见问题
请下载shockwave插件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历史教学过刊
2007 | 1
20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2005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2004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2003 | 3 4 6 7 8 9
       10 11 12
2002 | 7 8 9 10 11 12
      
已发表文章  研究性学习
推荐文章
历史教学文章搜索
题目:
作者:
     
友情连接
☆☆历史教学中学版博客☆☆
☆☆历史在线☆☆
☆☆学术批评☆☆
☆☆史学评论☆☆
☆☆经济社会史评论☆☆
☆☆历史家园☆☆
☆☆近代中国☆☆
2005年第1期
《丘吉尔欧洲一体化思想评析》
韩慧莉
湖州师范学院人文学院,浙江湖州 000000
英文标题
    摘要
  关键字 丘吉尔,合众国,法德和解


    [中图分类号]K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57-6241(2005)01-0062-04    

    温斯顿·丘吉尔这位20世纪英国著名的政治家,不仅以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领导欧洲人民战胜法西斯德国而著称于世,而且因他的欧洲联合思想对于战后欧洲一体化的推动而在一体化思想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然而学术界往往注重于对前者的研究,对他的欧洲联合思想虽有涉及却未见专题论述。为了全面认识丘吉尔这位著名政治家以及对欧洲联合思想有一个比较深入的探讨,本文试从三方面对丘吉尔的思想作一评析:一、丘吉尔欧洲联合思想的提出;二、丘吉尔欧洲联合思想的内容;三、丘吉尔欧洲联合思想的影响。

                                    一  

    丘吉尔的欧洲联合思想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面临着政治经济的严峻形势时提出来的。首先,战争不仅使3000多万欧洲人丧失生命,并且使欧洲经济遭到极大破坏。整个欧洲(苏联除外)的国民生产总值下降25%,欧洲在世界制成品总量中所占份额比19世纪初以来的任何时期都小。1950年欧洲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只及美国的一半。同时农田荒芜、农产品供应奇缺。1945年,意大利每人每天只能得到200克配给口粮。法国在1946年度,农产品价格上涨70%,配给票证不得不延长使用到1947年。战后的欧洲伤痕累累、满目疮痍,振兴经济成为各国的当务之急。然而在当时的条件下,单靠各国自身的力量,“要想重新站立起来,甚至只想继续生存下去都是不可能的”[2](p.48)。各国只有联合起来,在整个西欧的框架内才有望复兴。而欧洲大陆的复兴对英国来说至关重要。丘吉尔指出:“欧洲大陆的富裕和自由,欧洲社会的更加协调,对于英国有百利而无一害,并且视为希望所在……”[3](p.223)为了欧洲经济的复兴,丘吉尔提出了欧洲联合的思想。
    其次,战争改变了国际格局,它使旧体系轰然坍塌,代之而起的是美苏对峙的雅尔塔体系。欧洲不再是权力的中心。正如法国著名史学家皮埃尔·热尔贝所说:“美国人和俄国人在易北河会师了,这种相会意味着欧洲隐退消失了。”[2](p.48)战后欧洲无论是战败国还是战胜国都沦为二、三流国家。德国作为战败国,其国际地位一落千丈。它被盟国分区占领,最后导致分裂。分裂后建立的联邦德国则被排除在国际社会之外。而此时的法国就其实力而言,已经沦为三等国了。它在历史上第一次被排除在欧洲的重组之外。它既没有被列强邀请参加雅尔塔会议,也没有被邀请参加波茨坦会议。这使戴高乐不得不反复提醒盟国:“1500年来,法国就已习惯于一个大国的地位,要求所有的人,首先是它的朋友们,不要忘记这一点。”[5](p.31)即便是二战中三强之一的英国也深感自己地位的衰落。丘吉尔曾这样描绘:“我的一边坐着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的巨大的俄国熊,另一边是巨大的北美野牛,中间坐着的是一头可怜的英国小毛驴。”[5](p.20)丘吉尔认为在这样的形势下,欧洲要在美苏对峙的夹缝中求得生存和发展,只有联合起来。
    再次,战争也使共产主义威胁变得更为现实。战后,社会主义国家由苏联一国扩大到整个东欧,形成了一个社会主义阵营。特别是华约的建立,使得战前的意识形态威胁变成战后近在咫尺的实实在在的军事压力。抵制“来自东方的威胁”,成为西欧各国共同的利益要求。然而日益强大的东方世界并不是西欧一国所能抵御的。欧洲人认识到惟有联合才是出路。1946年冬天,泛欧运动的领导者康德霍夫—卡利吉向欧洲民主国家的所有议员作了一次民意调查:“你们是否支持在联合国范围内建立一个欧洲联邦?”在1818名作了回答的议员中,有1766名给予了肯定的回答。1947年9月,德国公众舆论研究所又做了一次测验,在回答“您支持还是反对作为欧洲统一所做的努力”的问题时,61%被问到的人都回答是支持的,10%的人反对,29%不发表意见。在严峻的国际局势面前,在欧洲联合已成为众多欧洲人的现实选择的基础上,丘吉尔向欧洲发出了“联合起来”的号召。

                                      二

    战后,丘吉尔在不同场合发表的演说、谈话构成了他欧洲联合思想的基本内容:
    1.建立一个“欧洲合众国”
    丘吉尔认为经历了大战的欧洲已经支离破碎、遍体鳞伤。欧洲要实现复兴和繁荣,惟一的办法就是联合起来,建立一个“欧洲合众国”。他满怀深情地说:“这里是地球上最美丽、最温暖、最肥沃的地区。欧洲和基督教的影响和力量,很多世纪以来形成并支配着历史的进程。”[1](p.55)“可是,欧洲现在是什么样子呢?是瓦砾堆、是藏骸所,是瘟疫和憎恨的繁殖场。古老的民族主义争议以及现代意识形态的派别,弄昏并激怒着那不幸和饥饿的人民”[1](p.55),“欧洲更加衰弱了,也更加混乱了。和平神殿的四根主要支柱之一,支离破碎地摆在我们面前”[1](p.66)。那么,如何改变现状,在废墟上重建欧洲并使它重新繁荣呢?丘吉尔认为,这一时期存在着一个拯救方法。如果人们主动和普遍采用它,它将奇迹般地改变整个情形。这个神圣的方法就是欧洲国家联合起来,建立一个“欧洲合众国”。早在1942年,在他给外交大臣艾登的信中就表露了这种思想。他在信中说,战后应组成针对苏联的“欧洲委员会”,建立“欧洲合众国”,“欧洲的经济应该结成为一个整体”,以重振欧洲昔日的辉煌。1946年9月他在瑞士苏黎士大学的演讲中明确表示:“如果所有欧洲国家能联合起来,它们的三、四亿居民就会通过一个共同遗产带来的成果而获得任何界限、任何边境都无法限制的繁荣昌盛、灿烂光辉和幸福的生活。欧洲大家庭或起码是欧洲大家庭中的绝大部分成员都应该弃旧图新、重新建立他们之间的联系,以便使自己能在和平、安定和自由中得到发展。我们需要建立起某种类似于欧洲合众国的东西。”[2](p.49)1947年5月,在艾伯特纪念堂的讲话中,他进一步强调说:“如果欧洲人民为了相互的利益,决心团结起来,一起工作,互相祝福而不是互相咒骂,那么,他们仍然有力量扫除周围的恐怖和灾难,并且让自由幸福和富裕源源涌现,再度开始不断进行恢复工作。”[1](p.56)他告诫人们:“这是最好的机会,如果丢掉了,那谁也不能预言会不会再来,或者,由此而来的灾难将是什么样子。”[1](p.56)
    丘吉尔的“欧洲合众国”不仅包括西欧,也包括东欧。他说:“我们的目的是要促成整个欧洲所有国家的团结。我们不打算排除任何国家,只要它的领土是在欧洲,并且它保证自己的人民获得基本人权和自由,我们欧洲的民主文明就是在这些基本人权和自由上面建立起来的。有些国家觉得可以早些加入我们的圈子,有些则会迟一些,这要根据它们所处的环境而定。但是它们都可以确信,只要它们能够参加,欧洲委员会的会议桌上,随时都有欢迎它们的席位。”[1](p.62)“我们要达到的目的正是整个欧洲的联合,我们满怀信心地期待实现这种联合的那一天的到来”[1](p.149)。虽然从字面上理解,这个欧洲合众国也应包括苏联,并且丘吉尔在某些场合确也说过欢迎苏联加入的话,但笔者认为这只是一种外交辞令,他的本意并非如此。因为其一,接纳苏联与他一贯的反苏立场不符;其二,与他在多种场合所讲相矛盾。如他在给艾登的信中就说,将要组成的欧洲委员会是针对苏联的。在苏黎世大学的演讲中又表示,英国、美国和苏联应该成为联合起来的“新欧洲”的保护者。这种矛盾表明丘吉尔要建立的“欧洲合众国”实际上不包括苏联。
    丘吉尔设想欧洲联合分三步走。第一步成立一个欧洲会议,这个欧洲会议是协商性的,不会牵涉到主权的转移或引起任何制宪问题,也就是首先建立一个英联邦式的欧洲。第二步是建立一个各国紧密联系的统一的“欧洲合众国”,这是实现第三步的必要条件。“没有一个统一的欧洲,就不会有确实可靠的世界政府的前景。要实现那一理想,统一的欧洲就是迫切的不可缺少的步骤”[1](p.66)。第三步是在欧洲集团、美国集团和苏联集团三个巨大的区域性统一组织的基础上成立世界政府。丘吉尔指出,“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去缔造那些我们力所能及的巨大的区域性统一组织,并且使它们联合起来,我们必须耐心地、忠实地努力工作,去迎接以人类主要集团作基础的有效的世界政府建立的那一天的来临”[1](p.152)。在丘吉尔看来,“欧洲委员会是隶属于世界组织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1](p.150)。
    2.法德和解基础上的欧洲联合
    在丘吉尔看来,欧洲联合的基础是两个宿敌——法德的和解。他说:“我们要想把我们自己从那种逼近的危险中拯救出来,就只有忘掉过去的仇恨,丢开民族的怨恨和复仇心,逐步消除那些使我们的分裂加深和凝固起来的边界与关卡,并共享那种本来是属于一切人的文学、传奇、伦理、思想以及信仰自由的灿烂的宝贵财富。”[1](p.146)他认为欧洲两个积怨最深的国家尤其需要和解。在法德和解中,法国处于主导地位,因为德国由于它的战败国地位至今还俯伏在地。他劝导法国:“旧账是永远算不清的。报复是代价最高、耗费最大的劳民伤财之举。”[1](p.319)他说:“我的想法的要旨是,法国应该放弃它和德国的千年争执,并且使德国人民(靠着我们的一切支持和善意)回到国际礼让交往中来,从而使法国自己再度上升到欧洲的领导地位。”犤1犦(p.110)“战胜国的光荣使命,就是拉着德国人的手,把他们带回欧洲大家庭里来”犤1犦(p.148)。在丘吉尔看来,实现法德和解、将德国纳入一个统一的欧洲,不仅将重新提升法国在欧洲的地位,并且可以避免德国再度为祸欧洲。因为一味地复仇和抑制,会使“德国及其勤劳的人民将找不到运用他们精力的手段或场所。经济上的窒息将不可避免地使他们的思想转向反抗和复仇。德国将再度成为它的邻国和整个世界的一种威胁,而胜利和解放的果实将再度丧失。但是,在统一欧洲的更宽广的舞台上,德国工业和德国人的才能都会找到建设性的与和平的出路。德国人不再是贫困的中心和危险的根源,相反,在不小的程度上,他们不仅能够为自己,而且还能够为整个大陆恢复繁荣”[1](p.59)。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在法国和德国人民的心中,战败国和战胜国的观念还十分牢固,民族的敌对情绪还依然强烈的时候,丘吉尔这种设想充分表现出一个杰出政治家的胆识和睿智。
    3.英国应当成为联合起来的“新欧洲”的保护人,而不是参与其中
    丘吉尔战后充满激情地号召欧洲人联合起来,建立一个“欧洲合众国”。然而这个“欧洲合众国”并不包括英国在内。他认为英国应该成为联合起来的“新欧洲”的保护人。丘吉尔的这种思想由来已久。早在1930年2月15日的《星期六晚邮报》上,他就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英国对‘欧洲统一’或‘联邦式的联系’所取的态度,首先要服从英帝国的占统治地位的观念;……对于欧洲国家之间减少关卡以促进共同利益的每一可行的步骤,英国莫不予以赞助;……但是,我们有自己的梦想和自己的任务。我们是和欧洲在一起的,但是并不属于它。我们同它联结在一起,但是并不包括在里面。我们与之命运攸关和息息相通,但是绝不能被吞掉。”[3](p.233)“我们不只属于一个洲,而是属于所有的洲。不只属于一个半球,而是属于两个半球;正好既属于新世界,也属于旧世界。英帝国是一个起领导作用的欧洲大国。它也是一个庞大的和上升的美洲大国。它也是一个澳洲大国,也是最大的亚洲国家之一,它在非洲国家中起着领导作用……”[3](p.223)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丘吉尔眼中的英国,是一个在五大洲都有“势力范围”的不列颠“帝国”,他不能让这样的帝国同其他欧洲国家同等地属于一个“欧洲合众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丘吉尔进一步发挥了这种思想。他在瑞士苏黎士大学的演讲中谈到:“伟大的英国、英联邦、强大的美国和我所信任的俄国(因为那时一切国家确实都会好起来的),必须成为新欧洲的朋友和维护者,必须支持它生存和取得繁荣的权利。”[4](p.48)1949年2月,丘吉尔在布鲁塞尔又发表演说:“英国自身是自由的和世界范围的大英联邦的中心。我们相信,可以找到一种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以发展我们与欧洲的新的结合,而不致丝毫削弱联结不列颠及其跨大陆的从属国家的神圣纽带。”当法国提出组建欧洲防务集团的建议后,丘吉尔更是直截了当地指出:“我们所处的地位在哪里呢?我们不是欧洲防务集团的成员国,也不想被并入某种联邦欧洲体系中去。我们觉得,我们同这两者都有关系;这可以用‘with’这个介词来表示,而不是用‘of’来表示……我们是跟他们在一起的,但却不属于他们。”[8](p.40)从以上丘吉尔所谈中我们至少可以得出这么几点:一、英国和欧洲在一起,但不属于它。所谓“欧洲统一”或“欧洲合众国”只是英国要推动的欧洲大陆上的事情,而不应将英国包括其中。二、英国有自己的大英联邦和英美特殊关系,英国和欧洲的关系决不能削弱英国与大英联邦、英国与美国的关系。三、英国在二战中取得了与美、苏平起平坐的大国地位,战后理所当然地应该和他们一起成为新欧洲的保护人,而不是等同于他们。

                                                   三

    丘吉尔欧洲联合思想的意义首先在于澄清了被希特勒歪曲的“欧洲统一”思想。希特勒及其法西斯主义者为了替其侵略行径辩护;为了掩盖其称霸欧洲的野心,声称德国发动战争的目的,就是以武力手段建立“欧洲合众国”。希特勒宣称:“我们斗争的目的应该是建立一个统一的欧洲,只有德国才能真正把欧洲组织起来。”[4](p.58)德国的商业部长也说,德国发动战争的目的,是为了建立经济共同体。1942年德国法西斯的报刊甚至宣布:希特勒已经使“欧洲合众国”在混乱、斗争和悲惨中成为现实。事实上,希特勒用刺刀建立起来的第三帝国和一个联合的欧洲风马牛不相及。前者是通过暴力手段、依靠奴役别国人民建立起来的zhuan zhi独裁的军事帝国,是为了在欧洲建立一种“新秩序”,即法西斯秩序。后者是通过和平手段,依靠民主、平等、协商而建立起来的一体化的欧洲。然而,法西斯主义的宣传混淆了人们的思想,模糊了人们的认识。丘吉尔的欧洲联合思想则对此作了澄清。对此,法国的皮埃尔·热尔贝有过这么一段评论:“但温斯顿·丘吉尔的讲演是有功劳的。它重新提出,甚至‘洗清’了曾被希特勒所利用过的欧洲思想,并以丘吉尔崇高的威望为这一思想作了担保。”[2](p.46)
    其次,丘吉尔欧洲联合思想的提出使战后欧洲联合运动重新高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整个欧洲处于战争状态,欧洲人民还在法西斯的铁蹄下呻吟,欧洲一体化问题难以提上日程,人们对欧洲联合的考虑更多的是如何将各国的抵抗运动联合起来共同战胜法西斯德国。自从丘吉尔1946年在苏黎世大学发表那次著名的演讲后,欧洲联合问题被重新提了出来,并使欧洲联合运动出现新的势头。此前,倡导欧洲统一或联合的人士虽然在当时政治生活中颇为活跃也有一定声望,但是难以把各式各样的主张欧洲联合的组织拉在一起并在欧洲政治生活中充分发挥其影响。而作为英国保守党首脑以及二战中三巨头之一的丘吉尔以其巨大声望号召建立“欧洲合众国”,则大大鼓舞了包括英国在内的各国欧洲联合运动。一时之间,政治联合、经济合作等统一欧洲的主张在伦敦、巴黎、布鲁塞尔、海牙等地再度盛行。各种联合组织纷纷建立。1946年12月在巴黎成立了欧洲联邦主义者联盟。1947年3月,以比利时前外长范齐兰和法国经济委员会主席达纪埃尔·塞律伊等人为首在海牙成立了欧洲经济合作联盟。丘吉尔领导的包括英国一些政党、显贵和知名人士参加的“欧洲统一运动组织”在英成立。1948年5月,为确保各个欧洲运动之间的联系,由丘吉尔主持在海牙召开“欧洲大会”,聚集了近800名西欧国家的显赫人物,共同探讨欧洲联合问题,并且制定了欧洲组织的最低纲领和总目标。紧接着1949年8月欧洲委员会成立,开始了欧洲政治上的合作。欧洲联合从人们的观念和想像之中转向现实和具体,从而使欧洲一体化进入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
    第三,丘吉尔的欧洲联合思想也极大地影响了英国的欧洲政策。丘吉尔欧洲思想的中心内容是:欧洲应当在法德和解的基础上联合起来,建立一个“欧洲合众国”。但这个“欧洲合众国”只是英国要推动的欧洲大陆上的事情,英国自己并不包括其中,英国应当和美国一起成为“新欧洲”的保护人。丘吉尔这种将英国独立于欧洲大陆之外的思想深深地影响了后来英国的欧洲政策。回顾历史发现,欧洲一体化起步后直至60年代以前,英国一直自外于欧洲大陆,设想英国成为“欧洲联合”的发起人,自己却不参加进去,力图保持同美国的特殊关系和欧洲第一强国的地位。1950年法国提出舒曼计划”,英国担心在煤钢方面与欧洲国家合作会影响到帝国内部的生产与贸易,因而拒绝参加欧洲煤钢共同体。1957年煤钢共同体转变为欧洲经济共同体,英国再次袖手旁观,对西欧的一体化持消极态度,生怕过多的欧洲色彩会影响它的帝国性质。即使当它迫于形势不得不加入欧共体之后,仍然不愿意痛痛快快地融入欧洲,而是同联邦主义的政治主张和联邦改革不断地进行斗争,总想减少欧共体的超国家因素。从1979年下半年的欧洲理事会起,撒切尔夫人在共同体内一再发难,甚至威胁要阻挠共同体机制的正常运转。在冲突最激烈的时候,共同体几乎陷入瘫痪。1983年12月举行的雅典欧洲理事会由于英国的阻挠连一项会议决议也未作出。1984年3月在布鲁塞尔召开的特别会议又由于英国的原因遭到失败。当1985年,欧洲理事会就共同体体制改革问题进行讨论时,英国再一次成为反对派。在《单一欧洲法令》的实行上,英国也是持反对立场。1988年7月,德洛尔在欧洲议会讲话时提出:80%的经济立法和大多数的社会、财税立法将在10年内通过《单一欧洲法令》的实行从各成员国转移到“欧洲一级”。对此,撒切尔夫人指责德洛尔企图谋求新的“限制”,宣称“英国就是英国,法国就是法国,西班牙就是西班牙”[7](p.455),欧洲依然是主权国家的欧洲。另外,英国也反对货币一体化。1989年6月和9月欧洲理事会先后就经贸联盟计划和“社会宪章”投票时,撒切尔夫人均投了反对票,使英国成为惟一持反对立场的国家。在接下来的各国政府就未来将要建立的联盟展开艰苦的谈判时,英国仍然坚持使其保持政府间合作的性质。时至今日,英国仍是欧盟中一个半心半意的伙伴,它的边境仍处于半开放状态。英国这种既想在共同体内获得好处,又不肯完全部融入欧洲的态度,究其实质是丘吉尔关于“我们和欧洲在一起,但不属于欧洲”思想在新时期的反映。丘吉尔欧洲联合思想的提出虽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是它依然影响着英国的政策,甚至影响欧洲一体化进程。
【作者简介】韩慧莉(1957—)女,浙江湖州人,湖州师范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世界近现代史研究。
【责任编辑:王公悫】
参考文献:
[1](英)温斯顿·丘吉尔.欧洲联合起来[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7.
[2](法)皮埃尔·热尔贝.欧洲统一的历史与现实[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研究所,1989.
[3]陈乐民.“欧洲观念”的历史哲学[M].北京:东方出版社,1988.
[4]胡瑾、郁庆治、宋全成.欧洲早期一体化思想与实践研究[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0.
[5]吴于廑、齐世荣.世界史(现代史编下卷)[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
[6](英)霍华德.孤立政策[J].历史杂志第10卷,1967,(1).
[7]郭华榕、徐天新.欧洲的分与合[M].北京:京华出版社,1999.
[8](英)温斯顿·丘吉尔演说全集:英文八卷本[C].1979年.


会员评论

      
津ICP备11007160号
技术维护:master@historyteaching.cn
版权所有:天津古籍出版社历史教学社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西康路35号
邮编:300051 电话:(022)23332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