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教学
      天津古籍出版社 |  资料库 | 在线阅读 | 专题讨论 | 在线投稿 | 会员特区 | 常见问题
请下载shockwave插件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历史教学08年前过刊
2009 | 1
2008 | 1 2 3 4 5
2007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已发表文章  研究性学习
推荐文章
历史教学文章搜索
题目:
作者:
     
友情连接
☆☆历史教学中学版博客☆☆
☆☆历史在线☆☆
☆☆学术批评☆☆
☆☆史学评论☆☆
☆☆经济社会史评论☆☆
☆☆历史家园☆☆
☆☆近代中国☆☆

2008年第1期
《马克思主义的俄国化与十月革命(一)》
马龙闪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世界历史研究所,北京 100006)
英文标题
    摘要

  关键字

马克思主义,俄国化,十月革命,民粹


    [中图分类号]K10A8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0457-6241(2008)02-0005-05

    去年是十月革命90周年,人们围绕这个伟大事件一直争论不休。近十多年来由于苏联的解体和苏共的瓦解,争论变得进一步激烈起来。平心而论,无论承认与否,十月革命都是20世纪最伟大的历史事件之一;由于这一事件,马克思列宁主义由理论变为实践,并通过苏联这个存在了74年的伟大国家及其在全世界的影响,极大地改变了世界的面貌。问题在于,我们应该如何更深刻、更实事求是地认识和说明这一伟大事件;并且从这一伟大事件中吸取实实在在的教益,而不是说一些不务实际的话语。
    在此,我想从马克思主义俄国化的角度谈谈对十月革命的认识。

    一、马克思主义的俄国化问题

    正确认识十月革命,要有这样一个前提:是生于俄罗斯、长于俄罗斯的俄国人,接受了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学说,实现了马克思主义的俄国化,就是说把马克思的学说变成了俄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并且以这一俄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进行了十月革命。这个前提应该说是没有错的,现在我们就从这个前提出发,来展开分析。
    先应该看看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所移植到的俄罗斯,是个什么样子,使之必不可免地带上了哪些最基本的俄罗斯传统和色彩。这离不开对俄罗斯文明及其历史特点的分析。俄罗斯发源于欧洲东部,地处欧亚大陆之间,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特别从13至17世纪,深受东面的中国—蒙古文化圈和东南面、南面和西南面伊斯兰—阿拉伯文化圈的影响;加上在古代基辅罗斯时代也是处在含有东西方文化因素的拜占庭文化影响之下,所以,俄罗斯是有浓重东方文明基因的民族和国家。在它大体1000年稍多一点的历史上,有几乎500年都主要处在东方文明的影响之下,只是从彼得大帝时代起,在18、19世纪200年中才主要受到西欧文明的巨大影响。但俄罗斯没有经历过欧洲文艺复兴的洗礼,当时它正处在驱赶鞑靼蒙古的激战中;俄罗斯同样也没有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启蒙运动,它只是在18世纪通过叶卡捷琳娜同伏尔泰调情似的书信来往,领略了一些启蒙运动的皮毛。从彼得开始,在18至19世纪直到1917年十月革命之前的俄罗斯“西化”过程中,也仅限于社会和知识界的上层受到影响,限于在科学、教育、文化艺术和军事、建筑等等方面向西方学习——这是浮在文明上层层面的东西;至于文明的更深层面,即制度层面和下层民族性格、习俗、民族精神层面,则还分别保存着东方的专制制度和宗法家长制的传统。所以,从总体上看,在俄罗斯文明诸因素中还较多保留着东方文明的特征。这同俄罗斯广袤腹地的经济落后、贫困、闭塞、愚昧迷信和交通隔阻联系在一块,它益发双倍加强了俄罗斯东方因素的色彩。因此,从俄罗斯自古至今的整个历史传统,即民族“大传统”来看,它基本上是一个经济文化落后的、受到封建专制制度和宗法家长制传统支配的国家和民族。
    从俄国的“小传统”,即从十二月党人革命,特别是从革命民粹主义以来的革命传统来看,它也同西方历史条件下形成的革命传统有着相当大的差别和自己的独特特征。将这些差别和特征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一些方面:
    从十二月党人革命到俄国革命民粹主义运动,都突出地表现出了以下优秀革命传统和品质:对革命具有无比的决心和毅力,革命行动无比的英勇果敢,具有为人民利益顽强战斗的牺牲精神,以及敢于通过暴力和起义夺取政权的革命英雄主义。只要翻检一下19世纪从十二月党人起义到平民知识分子革命运动的历史,这些优秀革命品质和传统随处可见。十二月党人起义遭镇压后,他们携妻奔赴西伯利亚,表现出了英勇赴死的大无畏精神。正像赫尔岑所说,12月14日的人物出现了“一大群英雄”,这是一些从头到脚用纯钢铸成的英雄,是一些奋勇的战士,他们自觉地赴汤蹈火,以求唤醒年轻的一代走向新生活”[1] (p.329)。列宁则说:十二月党人唤醒了赫尔岑。赫尔岑展开了革命鼓动。响应、扩大、巩固和加强了这种革命鼓动的,是平民知识分子革命家,从车尔尼雪夫斯基到‘民意党’的英雄。”[2] (p.335)这些崇高革命品质、优秀革命传统,都由这些“遗产的学生们”,即布尔什维克吸取和继承了下来。
    除此之外,俄国解放运动特别是革命民粹主义,也表现出了下述思想传统:
    1.“直接过渡”的思想
    俄国民粹主义的基本思想,就是通过俄国传统村社的道路,绕过资本主义,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俄国民粹主义的主要创始人赫尔岑,早在19世纪四五十年代就提出了“俄国社会主义”这一概念,他的“俄国社会主义”就是绕过资本主义,“直接过渡”的“村社社会主义”或“公社社会主义”。这种社会主义的特点,带有小生产者的“资本主义恐惧症”,它不了解资本主义在一定历史阶段的进步性,只看到当时西欧资本主义血淋淋的现实,对它充满恐惧情绪,因此要反对资本主义,要绕过资本主义,直接实现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与此不同,它是要在高度发展的资本主义的基础上实现的,因此它要吸收和继承资本主义现代文明的全部成果,它不仅不惧怕资本主义,反而高度肯定资本主义在一定阶段的历史进步性,它是对现代资本主义的辩证的扬弃,是在吸收资本主义文明成果基础上的发展。而俄国民粹主义的社会主义,则要完全绕过资本主义,因为它害怕资本主义破坏它赖以存在的村社的基础,它是要在村社的基础上实现社会主义的。所以,俄国民粹主义从起产生之日起,就有“直接过渡”的思想特征。这一思想传统,在某种程度上由布尔什维克历史地吸取并继承了下来。
    2.具有“反资产阶级性”、天生“反资本主义”的特质,具有传统的反商品、反市场的思想
    俄国民粹主义上述“直接过渡”的思想,是同这种“反资产阶级性”、天生“反资本主义”的特质,反商品、反市场的思想传统,紧密联系的。俄罗斯民族本来就有反商品、反市场的传统思想。因为俄罗斯土地广大、人烟稀少,历史上长期商品经济很不发达,盛行物物交换,人们对商品、市场有种类乎天然的反感。这一点为俄国民粹主义继承了下来。他们当中有些人不接受商品货币关系,对发财致富精神采取否定态度,所以他们是反资产阶级、反资本主义的,而且这种思想特点表现得相当强烈;当然,这也同他们看到西欧资本主义给人民带来血淋淋的苦难,造成“无产阶级贫困化”,因而对俄国可能面临的命运不寒而栗有密切关系。就是说,西欧血污的资本主义现实更加强了他们反资产阶级、反资本主义的特性。由于俄国布尔什维主义在历史上同民粹主义的社会血缘关系,俄国民粹主义的这一思想传统也被布尔什维克在相当程度上接受了下来。3.建立高度集中的革命党的思想传统俄国民粹主义运动在半个多世纪的革命过程中,积累了建立革命组织、进行革命活动的丰富经验,这其中尤以俄国民粹主义革命急进派特卡乔夫提出的一整套建立“战斗组织”或者“革命党”的组织原则,最为引人注目。
    他主张建立的“革命的战斗组织”,是一个集中统一的、下级服从上级的,具有严格纪律的,绝对保密的、单线联系的“革命党”。这是特卡乔夫为他建立的“革命战斗组织”或称之为“革命党”,所制订的组织原则。他根据俄国的具体社会条件和革命运动的历史经验,论证了建立这种“战斗组织”的必要性。他从斗争的实践中认识到,沙皇政府是一种“强大的”“集权组织的力量”,它手中握有各种“物质的力量”,它依靠的是千百万把刺刀,它拥有军队、宪兵、警察、狱卒等等,而革命者却两手空空,因此他认为,敌我力量是“极不均衡的”。从1872—1875年民粹派“到民间去”的宣传运动以及此前所经历的历次革命运动,包括从十二月党人运动到涅恰耶夫运动的历史经验教训中,特卡乔夫认识到,凡革命队伍缺乏组织性或者组织松散,凡对人民缺乏有效的持续不断的宣传,都不会有成功的希望,革命者的个人安全也都得不到保证;凡革命组织越接近“战斗的集中制类型”,就越能保证革命活动持续而不遭破坏,也越能保证革命者的人身安全;而集中制组织即使遭到破坏,牺牲的程度也比松散的组织要小。因此,他得出结论:采取集中制的战斗组织不仅有利于革命事业迅速蓬勃的开展,而且可以最大限度地积聚革命力量和保证个人安全。在他看来,革命者的力量正在于此,革命得救之路也正在于此[3] (pp.366~367)。在吸取19世纪60年代民粹派秘密团体的经验,包括伊舒金的“地狱小组”和涅恰耶夫的“人民惩治法庭”经验的基础上,特卡乔夫在他自己创办的《警钟》杂志上阐述了“战斗组织”所必须遵循的最重要的组织原则,这些原则包括:①权力要高度集中,革命活动的职能需要分散;②组织成员要下级服上级、全体服从中央,要有无条件的纪律;③必须给每个组织成员的革命活动保守绝对秘密,不仅对敌人保密,而且对组织内的所有其他成员保密。特卡乔夫按照这些原则建立了他们这个雅各宾派的秘密团体──“人民解放协会”,并通过严格的组织章程和细则对它进行领导和组织管理。

    ……


会员评论

      
津ICP备11007160号
技术维护:master@historyteaching.cn
版权所有:天津古籍出版社历史教学社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西康路35号
邮编:300051 电话:(022)23332330